以拍卖破产钢铁厂资产起家 毛利率低于行业水平

  原标题:以拍卖破产钢铁厂资产起家 毛利率低于行业水平的东亚药业冲刺IPO 来源:洞察IPO

  近期,抗生素生厂商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亚药业)再次更新了招股文件。

  东亚药业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840万股,东兴证券为其保荐机构。

  据《洞察IPO》研究发现,东亚药业研发投入不高、毛利率不及行业均值、应收账款占比较大,还面临专利即将过期与安全管理违规等问题。

  东亚药业成立于1998年,由现任董事长池正明和梁玲飞夫妇俩出资设立,最早公司名字为“浙江省三门正明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正明化工)。根据公司发展历程可以看出池正明夫妻俩为成立公司应该是做好了一番谋划,且时机不错。

  1998年1月,三门县人民法院组织召开三门钢铁厂相关破产财产的公开拍卖,拍卖物主要包括三项资产,分别涉及三门钢铁厂厂区土地使用权及其上房屋建筑物、水泥生产设备、炼钢炼铁生产设备等。

  正明化工代表方拍下了第一项拍卖资产,即三门钢铁厂厂区土地使用权及其上房屋建筑物。

  1998年2月正明化工成立,所拍得的资产也随之入资。不得不说,以低价拍卖资产作为公司工作场所是笔划算的买卖。

  此后又经过几次股权转让后,于2007年改名为浙江东亚药业有限公司,后于2015年才正式更名为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东亚药业股权还是颇受资本欢迎,有多家风投资金在内,甚至还有两家上市公司也现身前十大股东。

  据招股书显示,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东亚药4%的股权,为第三大股东;滨江集团通过杭州滨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3.11%的股权比例,为第五大股东。这两家公司均为2017年1月以股权受让的方式入驻。

  从股权结构来看,东亚药业的实控人池正明持有东亚药业55.3%股权;公司董事、副经理池骋持有9.14%股权,同时还持有东亚医药股东瑞康投资33.53%的份额,并担任其执行事务合伙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12.07%的表决权份额。

  池正明和池骋是父子关系,两人合计控制东亚药业67.37%的股权,两人均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

  东亚药业主要从事于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销售。其产品主要涵盖β-内酰胺类和喹诺酮类抗生素药物、胃肠痉挛的抗胆碱和合成解痉药、皮肤用抗真菌药等多个用药领域。其中,β-内酰胺类抗菌药是东亚药业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总收入比例超七成。

  据披露,2018年东亚药业的β-内酰胺类抗菌药占全国抗细菌药物市场74.46%的份额。

  目前,东亚药业有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东亚药业)、浙江省临海市(东邦药业)、江西省彭泽县(江西善渊)三个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生产基地。

  招股书披露,自2016年至2018年,东亚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4亿元、7.29亿元、8.57亿元,期间内涨幅分别为6.49%、17.55%。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95亿元。

  数据显示,同期间内东亚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0.67亿元、0.56亿元、1.29亿元,期间内涨幅分别为-16.49%、96.15%。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85亿元。

  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东亚药业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8%、30.01%、32.8%、34.09%。

  而同期间内,行业其他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36.39%、36.53%、35.59%和38.82%,报告期内东亚药业的毛利率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东亚药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86亿元、1.34亿元、0.85亿元、1.0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19.11%、22.69%、15.89%及 19.66%。

  《洞察IPO》还发现,作为一家原料药的生产和研发的企业,东亚药业在研发这一块却不太出彩。

  自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东亚药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0.27亿元、0.31亿元、0.33亿元、0.17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3.95%、4.26%、3.82%及3.49%。

  在东亚药业的官网中有提到说,公司建立了以博士与硕士为主的科研团队。但据招股书显示,截止于2019年6月,东亚药业的员工构成里75.33%都是高中及以下学历,而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只占比0.58%。技术人员占比也较小,仅占总人数的17.88%。

  其来自科研的风险也不低,《洞察IPO》发现东亚药业目前已获得药品注册批件的产品中多项于今年即将到期。这些产品到期后,如果没有新的研发成果接档,风险不言而喻。

  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东亚药业的子公司东邦药业厂区内一生产人员不慎从高处跌落时安全帽脱落,头部受到撞击导致死亡。东邦药业因安全管理、监督不到位而被临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整改,并处以23万元罚款。

  2018年,东亚药业再次陷入安全生产违规“魔咒”,其又一子公司江西善渊厂区车间内的从业人员又因未正确佩戴劳动防护用品、有毒有害报警控制室内无人值守,且未能及时更新报警隐患记录而构成了行政违法,最终被彭泽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处于10万元罚款。